未分类

麻豆传媒账号共享

“怎么?许师兄不太欢迎我!”对方俏皮一笑。

林羽琼并未说话。

“我知道,师兄觉得我利用你设赌局赚资源,师妹我不是获得资源的途径比较窄嘛,自己修炼又得资源,没办法而为之。”来人正是李嫣蝶,她楚楚可怜的说道“一个月前来看望师兄,不是为了试探师兄的虚实,是真的关心师兄。”

林羽琼脸色略有缓和,依然没有言语。

“我这次来,是给师兄送一些资源。我知道师兄刚回来没多久,资源应该不会太丰富!”李嫣蝶非常真诚的态度,一拍储物袋,大量的灵石出现。

林羽琼看了一眼灵石,脸色没有任何变化“不必了!”

“是了!”李嫣蝶点了点头“师兄是掌门唯一的弟子,自然瞧不上这点资源。你们高高在上,怎么会懂的我们这些普通弟子的艰难。我不设赌局,自然会有人设。这个社会,弱肉强食,每个人都在想办法让自己变强。”

弱肉强食,听到这里,林羽琼的表情有些微动。这个世界没有道理可言,在强者眼中,弱者就是蝼蚁。仙界只关心是否能够得到万核之母,根本不关心门派的兴亡。门派只关心自己的利益,不关心弟子的死活。

弱肉强食,只有强者才能活下去,并且决定别人的生死。

“嫣蝶从小就无依无靠,若不是如此,早就活不到现在。在嫣蝶心中,师兄的位置无比重要!”李嫣蝶非常真诚的说道。

“李师妹是聪明之人,心意我领了,这灵石你拿走吧!”林羽琼的语气已经没有那么冷冰冰了。

“师兄……”李嫣蝶轻声缓语道。

魅力放松一下午的美好时光

“我没有介意你做的那些事情,你也有你的苦衷!这些丹药,你拿走吧!”林羽琼脸上挤出笑容,一摸储物戒,十余瓶丹药出现。

“师兄,嫣蝶……”李嫣蝶显得极为感动。

“拿去吧,我还有事要处理!”林羽琼淡淡的说道。

“那谢师兄了,嫣蝶就不打扰了!”拿了丹药,李嫣蝶转身离开。

看着俏丽的背影逐渐离开目光,林羽琼开口道“她以前身边不是一直跟着慕容山和杨开山的嘛?”

“杨开山筑基后,就去当城主了。慕容山还是经常跟她在一起。这李师姐人际交往挺广的,据说跟真传的不少师兄关系都不错!”慕儿说道。

“我能够感觉到,李师姐是真心喜欢师兄的。不过,她比穆师姐还是有很大的差距。穆师姐是真传弟子,她才是内门的普通弟子,实力差距很大。两位师姐的样貌都非常漂亮,不过她那里不如穆师姐的大!”娜儿说道。

娜儿有些害羞的盯着自己的双峰,又眼帘往上,偷偷看了看林羽琼。她真心喜欢林羽琼,但无论是样貌、身份、实力还是其他方面,她和慕儿都比穆婉清、李嫣蝶差。相比较而言,她们更希望林羽琼跟穆婉清在一起。

在一起谈论林羽琼,是慕儿与娜儿最开心的事情。每次谈论,两人都是既害羞,又充满了憧憬与仰望。

林羽琼轻笑道“你小脑袋瓜里,整天想什么呢?”

娜儿吐了吐舌头,羞赧一笑。

林羽琼取下腰间的储物袋,递给娜儿道“里面有灵石和丹药,你拿去帮我分给大家。里面的陨铁帮我给李兄。”

娜儿灵力探入储物袋,发现里面有数百瓶丹药、大量的灵石和数不清的陨铁。

“这么多,都给他们啊?”娜儿痴痴的说道。

林羽琼点了点头,掌门给他的资源,他只留了少量,其他的部都在那储物袋中。

“好的,知道了!”娜儿没有多言,转身离开。

“娜儿有些口无遮拦,其实她说的都是真心话!”慕儿对着林羽琼笑道。

“我知道!”林羽琼点了点头“你去把于锦莫找来,我有些话要问他!”

“好!我这就去办!”慕儿点头应道。

于锦莫是林羽琼入门时,负责跟周霖在一起接待的内门弟子。长相肥胖,消息极为灵通。林羽琼回来时,也跟众人一起来看望林羽琼。

过了好大一会儿,于锦莫跟在慕儿后面进来。

“见过大师兄!”于锦莫拱手道。

林羽琼看了看于锦莫,他的气息已经比十年前强了不少,到了筑基中期,而且离后期也不远。

“于兄客气了,恭喜于兄即将突破到筑基后期。”

于锦莫尴尬一笑“我这点本事,跟大师兄相比,还是差的太远。能够有这样的境界,多亏了李师兄和龙师兄经常救济一些灵石!”

林羽琼一摸储物戒,拿出十几瓶丹药和大量的灵石“这些于兄收下吧!”

“这怎么舍得!”于锦莫目不转睛的盯着灵石和丹药,见林羽琼没有说话,将丹药和灵石收进储物袋中,尴尬的笑了笑。

林羽琼冲慕儿点了点头,慕儿知趣的退了出去。

“师兄有事尽管吩咐,锦莫定知无不言!”于锦莫拍了拍胸脯说道。

“十年前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?除了周霖,还查出什么了吗?”林羽琼问道。

“这些密探平常相互之间很少见面,很多人可能蛰伏了数百年,平常什么出格的事情也不做,很难查。周霖要不是跟那龙从天来往过多,我也查不出来。”于锦莫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十年,才查出一点。不过这也不能怪他,这些密探平常根本就不跟天道宗来往。又有一些时金丹期和元婴期的高手,根本就不是于锦莫能够接触的。

“这十年间,门派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?”林羽琼问道。

于锦莫仔细想了想,开口道“奇怪的事情倒没有,不过这几年门派倒霉的事情倒不少?”

“哦?出了些什么事情?”林羽琼问道。

“这些年,死了不少堂主和弟子,很多都尸骨无存。一些都是门派重点培养的堂主和弟子。不仅如此,前几年,镇远城发现了一处古迹遗址。有非常强的阵法守护,宗门损失了好几个重要的元婴期长老,才破开阵法。结果并没有发现有价值的东西!”于锦莫叹息道。

“你是说从弟子到堂主再到长老,各个层级都死了不少重点培养对象?”林羽琼似乎捕捉到了什么。

“可以这么说,凡人当中,还有一支军队莫名消失了,怎么也查不到痕迹。有人怀疑是修真者所为,不过官府没有去查,门派也没有去查!”

“他们都是什么时候出事的?”林羽琼问道。

“出事的时间不一,前前后后持续了好几年,时间上、地点上、事件上,都完没有规律可言!”于锦莫说道。

“唯一的规律就是门派之前重点培养的人物,死亡的比例和数量过高?”林羽琼问道。

“是可以这么说,所以说门派倒霉,恐怕有人在专门针对我们!”说到这里,于锦莫看了一眼林羽琼“以大师兄这么厉害的本事,自然应该不会出事!”

林羽琼笑了笑“别的还有什么倒霉的事情吗?”

“前段时间门派下发命令,让所有炼气和筑基期弟子部回门派。这个很多人知道,不是什么秘密。好像门派在查些什么,据说一些人被软禁了,还有一些人被门派秘密处置了。不过这个消息我不太敢确定。”于锦莫有些犹犹豫豫的说道。

“别的应该就没啥了!”于锦莫补充了一句。

“好,有劳于兄了。”林羽琼冲门外喊道“慕儿,替我送送于兄!”

慕儿从门外走来,对于锦莫扬手道“于师兄,请!”

“有劳师姐了!”于锦莫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储物袋,语气极为客气。

各个层级的精英都有,还有凡人的军队,这正好可以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。林羽琼将与于锦莫的谈话回想了一遍。

“看来门派已经准备了一个新的传承门派,只是不知道这新的传承门派在哪里。那些所谓死去的精英,应该都在那里。他们只不过是诈死而已!”林羽琼自言自语道。

Tagged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