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云字幕网app

天下众多名将之中,不只有诸葛亮有掌控气候的能力,公孙轩辕其实也可以,不过只有故乡幽州的气候最为熟悉。

早在登陆辽东之前,轩辕就观察过辽西的气候,以及风向,登陆之后特意避开了雨天,确保行火攻之计时不会突降大雨。

至于风向的问题,这段时间辽西地区都是东北风,而位于卢龙塞以东无名山峰上的轩辕,以床弩行抛射之举的话,正好可借助风里让火箭射的更远。

等待了不到半刻钟,原本微弱东北风,突然加强了许多,好似上天都在帮帮忙一般。

“风力已足,取火烛,准备点火。”轩辕兴奋的下令道。

士兵们闻讯后,一人操控床弩填装火箭,另一个人则从怀中取出火烛,都不需要来用嘴来吹,在风的吹拂下直接就自燃了起来。

四十四枚火烛燃起后,轩辕果断下令道:“点火。”

亦可以床弩上的火箭就都被点燃。

秦军的八牛弩,一轮最多可射五箭,四十四架床弩一轮射出的箭矢,也就是二百二十支。

其实以秦军工造所的技术,完可以造出一弩十箭的床弩,再多的话以目前的技术还达不到,但相对应的射程和穿透力就会大大缩短。

秦军在近距离火力方面已经有各种制式的弩,而八牛弩本就是主打远攻方面的床弩,若是为了追求火力而忽略射程和威力的话,自然也就得不偿失了。

也正是基于这层考虑,所以秦军的八牛弩,才会选择一轮五箭。

游乐园少女

其实若是改为一轮一箭的话,八牛弩的射程还会更远,哪怕是不借助风力,也一样能射到新月楼。

但一轮若是只射出四十四支火箭的话,火力覆盖的面积就太小了一点,在除掉那些射偏了没有射中的,最终能不能把新月楼点燃都是个问题。

这也是轩辕借助风力的最大原因,八牛弩一轮五箭的射程,射不到新月楼的所在,所以必须借助风力推动才行。

“放箭。”

轩辕的这一声大喝,打破了这篇寂静的夜空,紧接着……

咻、咻、咻……

二百二十支火箭,划破寂寥的长空? 飞向远处的新月楼? 让这片夜空都被火光所照亮。

秦军所用的也不是寻常火箭,而是经过了特质的? 就算高速飞跃千米之遥? 也不会被气流和风吹灭,反而会加剧箭头处碳石硝石的燃烧速度? 一旦命中后让目标更加剧烈的燃烧起来。

咚、咚、咚……

火箭落下后只有极少数偏离,大多数都落在了新月楼所在的区域? 一下子就把新月楼点燃? 并向周边的粮库迅速辐射而去。

轩辕见此,连忙下令调整床弩的抛射角度,随即又道:“不用节省弹药,一口气将所有火箭部射光。”

“诺。”

士兵们大吼着回应? 随即迅速填装火箭? 而后点火在放箭。

经过轩辕的调整之后,床弩的准头大大提高,这一轮基本所有火箭都落在目标区域,所以下一轮自然也就不需要在调整角度了。

在轩辕的指挥之下,火箭接连不断的向新月楼射去? 很快就将周边粮仓部引燃。

“粮仓失火了,快救火吧……”

“水? 快找水来啊……”

新月楼起火,并引燃粮仓? 关内守军顿时大乱,急的如同无头苍蝇一样? 纷纷杂乱无序的就起火来? 可是粮草本就是易燃物? 一旦被点燃的话又岂是那么要扑灭了的。

已经沉睡的卢龙守将代善,听到关内嘈杂的呼喊声后,立马被惊醒,连忙穿衣着甲出来查看情况。

代善本来是在前线的,但随着阿骨打主动交权,努尔哈赤也不好机继续包庇他,于是罚代善到后方镇守卢龙塞。

遭到贬谪的代善,来到卢龙塞后并没有意志消沉,反而尽心尽责当他的守将,希望他的表现能被努尔哈赤看到,以尽快在将他给重新调回前线。

当看到看到新月楼,以及粮库,已经被大火所覆盖后,代善顿时傻眼了,随手拉过一人,怒吼着问道:“怎么会?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殿,殿下,新,新月楼,失,失火了。”

“废话,本王不瞎,看得到,本王问的是,好好地新月楼曾会起火?”

“天罚,是天罚,好多兄弟都看到了,大量火光从天而降,直接就把新月楼给点燃了。”

“天罚?”

代善一脸的不信,可当顺着士兵所指的方向,向他的视野盲区后,正好见到一道道火光从天而降,而所落的区域正好是新月楼所在。

代善瞳孔猛地一缩,下意识也以为是天罚,心中顿时被惶恐所包围,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获罪了上天,难道是入幽州以来的杀戮太多了?

代善终究不是草包,很快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。

这火光有点小啊,若真是天罚的话,不应该是大火球的吗?

“不对,这不是天罚,是火箭。”

代善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,他现在脑子里无比的困惑,不明白敌军是怎么绕到卢龙来的,也不明白这么远的距离,敌军是怎么把火箭射过来的,但现在显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,救火才是第一要务。

“快,快救火。”

代善连忙指挥手下救火,但奈何火势已起,而且火箭依旧源源不断落下,已经不可能再将火势给扑灭了。

“该死。”

代善气的咬牙切齿,一脸愤恨的看着无名峰的位置,恨恨道:“本王倒要看看,你究竟是何方神圣。”

“其余人继续救火,分出两千将士,虽本王出城看看。”

“喳。”

山顶上的轩辕,本来准备放完箭就撤,却没想到这时卢龙塞关门大开,随后守将领着两千兵马出城,顿时大喜过望。

轩辕预测过烧完粮草之后关内守将的反应,可能性最大的就是军节衣缩食固守待援,但企业怎么也没想到守军会直接出关。

敌明我暗之下,直接出关一战,这是非常不明智的,毕竟万一中埋伏了呢?

卢龙守将连这都不明白,显然是员无能之将,那秦军夺取卢龙也将更加轻松。

计划不如变化,现在根本不需要拖延至守军粮尽,哪怕不执行后续的计划,轩辕也有数策可以夺取卢龙。

“传令下去,都不许下山,在此等着清军攻过来。”

“诺。”

随即,轩辕给贾复发去飞鸽传书,命其立马向卢龙塞进军,以歼出城的这伙清军。

飞鸽传书还没到,贾复就已经出兵了,根本不需要轩辕提醒,得知关守军出城后,他和孙灵明就立马领着大军杀奔过来。

此时天已经快亮了,代善领军至无名山峰下后,当即下令围山,想要将山上的秦军困死,却不想身后竟杀出一支秦军,只能先引军与其一战,却不想对方的人数竟比他还多。

代善之所以敢出城,是因为他自认为,来到卢龙关外敌军数量不多,否则不可能瞒过沿途的清军探哨,而现在城外竟出现这么多敌军,这显然大大超出了了他的预料。

“撤,快撤。”

见势不妙之下,代善连忙下令撤退,可是贾复又岂会让他撤走,连忙亲临一支精兵,堵死代善撤退的后路。

卢龙塞副将尔朱羽健,见代善的退路被堵死,考虑到代善皇子的身份,不敢见死不救,于是连忙领军出城救援。

尔朱羽健都没来得及和代善回合,就在半路遇到了孙灵明的拦截,救到代善反而把自己给搭了进去,在孙灵明的一棒之下被当场打死。

击杀尔朱羽健,击溃出城清军后,孙灵明下令军掩杀,准备直接冲进城区,但最终还是慢了一步,没来得及进关城门就也已经关上了。

与此同时,贾复在击溃代善所部后,单骑杀到代善跟前,刚准备将其斩杀,就听到其惊恐的喊道:“我是代善,不要杀我啊。”

贾复大喜过望,立马停手,并生擒代善,听后轩辕的发落。

轩辕下山后,见贾复不但生擒了卢龙守将,而且这个守将还是努尔哈赤之子代善之时,整个人都是狂喜不已,随即让人架着代善来到卢龙塞下,以威胁管内的守军打开城门。

看着依旧燃着大火的卢龙塞,公孙轩辕冷冷一笑,拔出腰间短刀直接捅到代善的左腿上,代善立马痛苦的哀嚎起来。

“啊……”

轩辕冷漠的看着惨叫的代善,淡淡道:“让关上的守军开城投降,否则本将立马杀了你。”

疼的冷汗直冒的代善,听到这话脸色变的更白了,而这一犹豫得功夫,轩辕又是一刀捅进了他的右腿。

“啊,我说,我说,关上的守军听着,本王是二阿哥代善,本王命你们立刻开城……”

代善卖力的大喊着,可许久也不见关内有动静,看的轩辕一阵皱眉。

“我说,关内的守军,不会不在乎代善的死活吧?”贾复说道。

“不会吧?真如此的话,那这个代善还有什么用?不如直接剁了喂狗算了。”孙灵明说道。

听到此言后,代善被直接吓晕了过去,而轩辕却道:“代善还有用,还不能杀。”

就在这时,卢龙塞突然大开,城内守军竟主动开城投降了。

轩辕等人不知道的是,在他们等待的时候,管内已经因投降与拒降,而发生了一次火拼,最终投降派赢了,这才打开了城门向秦军投降。

至此,卢龙塞被公孙轩辕所攻取,而秦对清反击也将正式开启。

Tagged
Back To Top